首页 > 今日中国
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8周年:正视历史 维护和平
2013/09/02
 

  历史,永远不容忘记。

  开始最早、持续时间最长、牺牲巨大、损失惨重、艰苦卓绝……中国人民坚持抗日14年,以伤亡3500万人,经济损失6000亿美元的代价,取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,同时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做出了特殊贡献。

  正面战场给日军以沉重打击,敌后战场各武装力量奋勇作战……中国战场长期牵制和抗击了日本军国主义的主要兵力,在战略上策应和支持了盟国作战,配合了欧洲战场和太平洋战场的战略行动,制约和打乱了日本法西斯和德意法西斯战略配合的企图,同时,还为盟国提供了大量战略物资和军事情报。

 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,是中华民族全体同胞团结奋斗的结果,也是中国人民同世界反法西斯同盟国人民并肩战斗的结果。

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说,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战败,无疑是世界联合力量共同打击的结果。但如果客观地审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历史进程,中国在打败日本法西斯主义的全过程中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。

  美国总统罗斯福也曾这样说:假如没有中国,假如中国被打垮了,你想有多少个师团的日本兵可以调到其他地区来作战?

  中国人民的浴血奋战,赢得了世界的尊重。在接受日本投降的历史时刻,中国是见证者;在战后国际秩序的制定过程中,中国是参与者;战后成立联合国,中国是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。

  “抗日战争是中华民族复兴历程的一个转折点。”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所长步平说,正是由于中国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贡献,使得中国取得了在国际事务中相应的话语权。

  “二战结束后,反法西斯国家严惩战争罪犯,对法西斯主义和军国主义进行清算,制定一系列原则和措施防止他们再次发动战争、破坏和平,这是巩固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成果,构建战后国际秩序的一个重要内容。”曲星说。

  从《开罗宣言》到《波茨坦公告》,二战后期的一系列重要文件明确提出了对日本等战败国的处理决定,日本政府于1945年8月14日宣布接受《波茨坦公告》。

  日本战后宪法也明文规定:永远放弃作为国家主权发动的战争、武力威胁或使用武力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。为达到前项目的,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,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。

  “战后国际秩序有几个主要支点,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凡有战争侵略罪行的国家,必须改变原来的基本国家体制和政策。”秦亚青说,这一条的本质是对战争问题的深刻反省。

  共同珍惜、共同创造的未来

  八路军改编令、淞沪大战日记……四川收藏家樊建川的博物馆里,抗战文物有上百万件,承载着沉重的民族记忆。

  “为了未来,收藏教训;为了和平,收藏战争。”樊建川说,“我是在收藏‘历史的细节’,在完成一本‘历史启示录’。”

  战争带给人类的只有灾难。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、损失最惨重的一次战争。这场战争波及20亿人口,占当时世界人口的80%。

  “这是我一生难以抹平的伤痛。”回忆起南京大屠杀中被日军杀害的母亲,幸存者佘子清情难自抑。9月3日,他计划再一次前往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,祭奠故去的母亲。

  南京大屠杀、细菌战、毒气战、强征慰安妇……侵华日军的暴行罄竹难书,在亚洲遭受日本侵略的各个国家,日军同样犯下累累罪行,即使是在发动战争的日本,人民也在承受战争带来的灾难。

  据日本公布的数字,日军在中国战场死伤133万余人,在太平洋和亚洲其他战场损兵89万余人。1945年,日本生产总指数只相当于1937年时的57%,生活必需品供应量综合指数比1934-1935年度下降52%。

  “但愿多数日本人能冷静、客观对待历史。”梅汝璈之子梅小璈说,“必须明白,灾祸绝不是单方面的。”

  如何认识历史与怎样开创未来密切相关。

  “在欧洲,历史上曾为宿敌的德国和法国已经共同编写历史教科书,德国和波兰也正在共同进行这样的工作。”步平说,“而在我们亚洲,战争已经结束快70年了,围绕战争和历史问题的争论还没有结束,这在东亚是一个很大的隐患。”

  牢记历史并不是要延续仇恨,而是要以史为鉴、面向未来。

  “维护和平与共同发展是总的趋势。解决国家之间矛盾的方式应该是正视历史,把历史问题很好地解决,同时放眼未来。”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荣维木说。

  回顾战后60多年来,中华民族走过了不同寻常的发展道路,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。其中,重要一点是始终高举和平、发展、合作的旗帜,坚定不移地走和平发展道路。

  在日本方面,同样有着理性真诚的声音。今年8月15日,以日本退休女教师松冈环为团长的铭心会第28次前来南京。松冈环说,作为战争的加害国,她一定要将历史真相告诉更多的日本青少年,防止侵略战争再发生。

  “‘历史问题’还远远没有成为历史,现实告诉我们,在致力加强中日人民友好的同时,必须警惕和防止日本军国主义的复活,这是中日两国人民的共同责任。”沈阳“九一八”历史博物馆馆长井晓光说。(转自新华网)

推荐给朋友:   
全文打印       打印文字稿